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超群的博客

认知社会、认知人生,交志同道合者朋友和来访的客人

 
 
 

日志

 
 
关于我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龙文学奖理事会秘书长,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小城故事》《曾经辉煌》《明天告诉妈妈》《一版广告的诞生》《同学梦》,散文集《小城塔影》《文笔精华-朱超群近年来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诗歌集《小城歌声》,传记文学《古镇画魂》等书10部,计200多万字。在全国网络上主编小说、散文和诗歌等文集12部,计23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是窄门是山路  

2017-05-04 13:41:09|  分类: 文友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是窄门是山路 -        朱超群 - 朱超群的博客

 

文学是窄门是山路

——序《人文情缘》

◎王雅军

    

    朱超群先生说要出版他的一本新书,起名为《人文情缘》,归类散文,希望我为他作序。这对我有些勉为其难,诚惶诚恐。于文学,我只是一介凡夫,一棵无人知晓的小草,一个踽踽独行的蹉跎者。平生所写,尘羹土饭,如今时至桑榆,驽钝如我,在应该收获的季节听到的却是沉重的叹息,我在叠加的落叶里行走,内心不无苍凉。

超群先生是我不久前认识的一位文友,他钟情文学,创作勤奋,成果已有初现。他写中短篇小说,也写散文、诗歌、人物传记,出版了多种专集,主编了若干种作品集。在与他不多的接触中,我发现他是一个热情开朗,乐于结交,并乐善好施,乐为他人做嫁衣的人。是书一路读来,得到进一步印证。他的朋友起先多在他居住的嘉定,也有在上海市区的,而通过网络等渠道,则扩大到其他省市。他们中有作家、诗人、学者、报人、藏书人、画家、书法家、企业家,也有诸多文学爱好者。这本书,主要反映了他这些年来与他们的交往。全书分为三辑,“人文情思”、“读书感悟”、“为人作序”,收入60篇特写、随笔、书评、序文等。他在文中谈与他们认识的经过,谈他们的事略和作品,有评论也有赏析,有的发表在中国作家网、中国网络文学联盟、中国文学网,有的被《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新民晚报》《文汇读书周报》等报刊采用,有一些还在全国的大型书籍和期刊征文中获奖。他的为文风格平易近人,不疾不徐,款款而叙,娓娓道来。他走近笔下书写的对象,走进他们的心灵,去理解他们,挖掘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传达出与他们心声的共振。这本书,为他留下了近年来在文坛与前贤时杰、文朋诗友结缘的足迹。

“嘤之鸣矣,求其友声”。鸟尚如此,何况于人乎?他是有心人,一直在寻求同道。在他,有自己偶遇,有经友人牵线,朋友就这样多了起来。无巧不成书,有一次,碰到一位炒股的朋友,未想到他的叔叔是年届七旬,硕果累累的上海作家沈裕慎先生,便择日拜访,得到沈先生的赠书,日后他们成了忘年交。沈裕慎先生的散文集子即将出版,他对自己的作品要求较严,精益求精,总是改了又改,但不擅长敲键盘,是他按照沈先生的意思,不厌其烦,一次次在电脑上协助整理修改,直到书的问世。

在他主编的书中,有一部叫《文星璀璨——忻才良纪念文集》,缘于为人称道留有口碑的上海优秀报人、作家忻才良先生年仅71岁病逝,由忻先生生前挚友沈裕慎先生等发起,联络数十位先生的家人、文化界人士、单位领导、同事、好友和学生等,写出回忆文章,还有诗歌、挽联、忻先生的诗文作品等,加配照片,汇编而成。这部书实际上是逝者生命的延续,忻才良先生对新闻事业的执著热爱,对工作的尽心尽职,对新秀的提携,对后进的奖掖,以及他自己的奋勉写作,他朴素无华的生活,都得到了栩栩如生的展示,既是对他最好的纪念,又是传承后人的一笔精神财富,还是上海新闻界、作家人才库翔实可信史料之一部。作为主编,超群先生要约稿、组稿,在博客上发征文通知,认真阅稿、统稿和编排,参与筹划集资,联系出版,申请中国图书馆核准CIP数据号,出版后筹备研讨,多有担当,倾注了许多心血,功不可没。

在他结交的人士中,除去卓有成就、名闻遐迩的名人,更多的是“草根”人物,他们名不见经传,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心念念,矻矻孜孜,爱舞文弄墨,有高雅的人文趣味和追求。有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文学、艺术的共同爱好,使他和他们走到了一起。而有的成功人士,虽然可圈可点,却也常常在“灯火阑珊下”。他钦佩、渴慕,从他们身上汲取向上的力量,也乐意执笔为他们传扬。会心处不必在远,有时他们就在自己的身边。当他从镇上一位喜欢收藏作家签名本的友人处,得知嘉定有一位文字学专家,长期甘坐冷板凳,语海拾贝,用了数十年的时间,出了四本《“然”字释义》的专著,得到专家、教授的肯定,第五本也已经编就,还创作了18本散文随笔集子,顿觉堪称奇人也,这促使他特意赶去造访,探询其人生经历,写成《“然”研人生》的文章。他面聆过拜师艺术大家钱君匋,追随20余年,在国内举办过14次个展,随中国赴欧文化艺术访问团出访过11国的上海中青年书画家的领衔人物、香梅书院院长范长江。就是这位画家,曾把自己的书画义卖得到的款项捐修长城。令他欣喜的是,范长江在绘画之余还兼攻文学,发表过大量散文、随笔、文学评论等,还为陈香梅女士写过传记,又写过电视剧本和电影文学剧本。日后经过综合,他撰就了《书画文笔妙生花》等特写。在一家社区课堂,他结识了任教的,一生追求绘画事业,在中国画创作方面颇有成果,数度参加国内外书画大展,荣获金银奖项,八十多岁的老画家王元昌,便自告奋勇为他撰写工程较大的传记。他一次次采访传主本人,延其家人和亲朋好友,以及记者、作家等,广为搜集,写就十万多字的《古镇》,得以出版。

难能可贵的是,超群先生不以“草根”人物的默默无闻,轻视他们,相反,他有一种“惺惺相惜”的帮衬、搀扶精神,以极大的热忱,不失时机地与他们联络,为他们撰写报道,或为他们的书作序作书评,宣传他们。他在听国画授课的时候,碰到了下肢瘫痪,摇着轮椅,前来学画的郑直,在交流中得知其从山东来黄渡落户,靠教学生书法为生,原来他是自学成才,写得一手漂亮书法的书家,正是这位肢体有缺陷的残疾人,为放飞理想的翅膀,背井离乡,四处漂泊,顽强奋斗,最后来到大上海的安亭小镇谋求生存和发展。几番交谈,他为其经历和精神所折服,撰写了《因书法艺术而精彩》的长文。我读后想,人生多舛,置死地而后生,一个人再微贱也能创造奇迹,我们的社会理应让每个人都有用武之地,让生命发出欢唱,这是我们民族奋起的希望所在。

为了活跃民间文学创作,给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作品发表的机会,超群先生先后三次利用互联网的天地,组织了“中国龙文学奖”作品征集活动,参加这项活动的作者来自全国各地,有名家,更多的是来自社会底层的作者,并主编了三本征文作品选集。他重友情,对朋友新书的推介也不遗余力,在第三届“中国龙文学奖”作品征集活动中,他特意为黄尚的《马可波罗情人》、沈裕慎的《风荷忆情》、吴开楠的《跡》组织了三组书评文章,共有四十多篇,收入征文作品选集,平添了浓浓的书香情。每次作品征集活动中,他要投放很多精力,包括网上发动、收稿、看稿、组织评委阅读和评奖,筹办作者奖品,还要悉心化缘争取经费赞助,为纸质书出版后的销路操心,等等,这一切虽充满艰辛,他乐此不疲。也正是通过征文和网上的博客,他结识了许许多多的文友,和他们谈心,有了鱼雁往来。

他在百度为有业绩的人士编写或补充、完善百科词条,超过了一百,其中也有像莫言、贾平凹、从维熙、蒋子龙、铁凝、叶辛、王安忆这样大名鼎鼎的作家。他扎根民间,与浦东陈柏有先生发起、创办的民间社团“百友文坛”,有着友情的交接,情意款款,融入其中。以文会友,是他热衷的事。他不但热心联络和参加作家的聚会,还联系上海作协,数次邀请部分作家(包括名家)、画家到“青浦文学”,欢聚一堂,吟诗作画,交流、研讨文学创作,开展联谊研讨,并实地采风,参加者相谈甚欢,其乐融融,得益匪浅。

读完这本书,我触文生思,情不自禁又有些感慨。在今天市场经济的环境下,作为在文学园地辛勤耕耘的作者,谁的内心都期许有文学价值与商业价值。付出辛劳的作品得到社会认可和市场酬报,是两全其美,从道理上讲也是天经地义,但我对此比较悲观。这个世界,为文者恒河不可沙数,被市场青睐者有几何。报刊、出版等媒体,凸显的是名人的“马太效应”,有些对作者来稿操有生杀大权的编辑还有隐性的“圈子”,还有种种“潜规则”,常人还能指望在他们那里一马平川尽显春光?时下网络文学势头很大,“网红”们的粉丝动辄以数十万计,甚至百万,不少网络作家收入不菲,日进斗金,让人咋舌。要得到社会认可市场酬报,对作品的要求自然随之也高。读者的趣味与时变化,传统的文学创作,正在受到挑战。我们无以与名家、大腕争锋,至于网络写手,他们那种生猛鲜活灵异感特强的语言,我们未必写得,或者说只能望尘莫及。读者的想法不以我们的主观意志所转移,知音可遇不可求,不买你的账还是不买你的账。对大多数人而言,文学不是名利场。选择了文学,就意味着选择了默默付出。尽管这样,文学仍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是我们心灵倾诉和灵魂驻泊的港湾。文学让我们逃避喧嚣,内敛自省,以美的观照审视世界,审视自己。已故留美作家、诗人木心的态度是,创作时是快乐的,如果有名利,那是外快。他写过很多很多,也自毁了很多很多,享受创作本身及其过程才是他所追求的。让人可敬的是他在长期坎坷、落寞之时的沉潜和坚持,再吃苦受累,是自己选择的路,甘之如饴。即便他出名了,也毫不矜夸,只求“呈现艺术,退隐艺术家”。他厚厚两大本的《文学回忆录》身后由友人陈丹青整理出版,读了让人震动,让人真切地悟到了,什么叫品质,什么叫博大,什么叫灵动。鲁迅说“创作根于爱”,有时候,我们真该扪心自问:对文学我真的达到爱的境地了吗?爱,就是无条件的,无怨无悔的。热爱文学,正是人对存在的一种挑战,有限向无限的进发,是对人文家园的守望。我们攀登过了,将个体的生命体验转化成艺术,倾奉过了,尽志力了,没有辜负自己的人生,不枉来世上走一遭就好。

时下玩微信、微博和博客等等,“朋友圈”极盛,不亦乐乎,这种交流自然是好的,但我仍有一句话要说,“朋友圈”只是这个世界人际关系极小的一角。诚如有人所指出,群之大,不过森林中的一片。任何想在文学里讨生活,留住文字的人,切不可欣欣然满足于此。我国古代的先哲就谓,君子“卓而不群”,“朋而不党”。我们还要把阅读的视野放宽,古今中外,见贤思齐,向高、精、尖汲取营养,给自己竖立更高的标杆。须知,文学这潭水有多深,路有多难行。千千万万的人挤在这条道上,就像海上的浪花,能涌到浪尖上的毕竟少之又少。文学看似大门敞开,实际上却是一扇窄门,多少人只是在门外徘徊。想混迹潇洒的人,连门都甭想有,登堂入室更是妄想。文学是一条山路,有多少人能不畏嵚崎,攀爬到山巅,摘取到光荣和梦想的桂冠?不想倾尽全力挥洒汗水的人,连路径都没有。我们还能奢望自己轻轻松松吸引熙熙攘攘者的眼球,幻想青史留名?文学,对朝圣者又不乏一种苦楚和压力。“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又谓之前浪倒在沙滩上。大浪淘沙,适者生存,对谁都无情。我们不得不仰望星空,在佼佼者面前也要低头。承认文坛有大才、奇才、高才,后生亦可畏,在他们面前我们无从骄傲,我们只有敛声屏息,只有汗颜愧怍,唤起刻苦的努力。文学需要一种穿透力,一种氤氲,一种幻化。文学又是语言的艺术,除了嚼得菜根,下得苦功,角逐脑细胞,没有捷径可走。当你选择了以文字填写生命,你能不这样吗?即如梵高这样特立独行,有思想有才情的大画家,活着的时候尚不为世人承认,何况平平之如我们!须孤舟苦渡,不断苛责自己,苛待自己,耐得住寂寞,锤炼文字,也就是在文字的熔炉里炼丹,炼美质的丹,炼有韵味的丹,炼别出新意的丹,老老实实以自己的作品说话。我们得不到神助,谁都得不到。当年的巴尔扎克,即便声名鹊起,创作鼎盛如日中天,也不敢在文字上怠慢,他的手稿密密麻麻,每每修改,七添八补,零乱漫漶,据说令印刷厂的排字工人大伤脑筋。当代已故著名作家陈忠实,为他一部“垫棺作枕的书”——《白鹿原》,把自己关在偏僻乡下整整四年,终日以蒸馍和面条为食,抽的是味道极重的劣质烟,构思落笔,反复斟酌,精心打磨,到了备受煎熬、呕心沥血的地步,以至当他划完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省略号的第六个点的时候,两只眼睛突然一黑,陷入一种无知觉状态。小说问世后他收到一位读者来信,说不知道作者还能不能活着看到这封信,因为她觉得“写出这本书的人,不累死也得吐血”,他读后禁不住嚎啕大哭。他出名了,有出版社约他写一本自传,开出的稿费还不低,可他拒绝了。他有一句诗:“从来浮尘难化铁,青山无言还无言。”尼采抒发道:“谁终将声震寰宇,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刚读完散文名家周涛的口述自传《一个人和新疆》一书,他说:“文学要靠自己,谁都靠不上,一笔一划都得自己写,每个字都要自己去安妥它。”“文字表达能力,就是几千个汉字的把握能力,你要把它运用成熟,运用得出神入化,基本功才算过关。如果你的文字和别人的文字一样,仅仅是一种正常表达,那你算不了作家。作家就是同样的事,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从你的笔底下出来,就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谁也仿不了,就是杜甫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即便我们做不到这样,也要心向往之。不得不说,我们距离很远。但我们尽力了,就可以了。在此,我愿与超群先生和诸多文友共勉。

 

2017年5月2日

 (本文作者为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