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超群的博客

认知社会、认知人生,交志同道合者朋友和来访的客人

 
 
 

日志

 
 
关于我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龙文学奖理事会秘书长,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小城故事》《曾经辉煌》《明天告诉妈妈》《一版广告的诞生》《同学梦》,散文集《小城塔影》《文笔精华-朱超群近年来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诗歌集《小城歌声》,传记文学《古镇画魂》等书10部,计200多万字。在全国网络上主编小说、散文和诗歌等文集12部,计23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写作能否成为一种信仰  

2017-05-05 14:37:43|  分类: 文友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作能否成为一种信仰 -        朱超群 - 朱超群的博客

 

写作能否成为一种信仰  

 ——朱超群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序

◎丁一

 

与上海籍作家朱超群相识于2015年青岛全国散文笔会,之后一直有文笔往来。

春节后,他发给我这部准备出版的书稿,3月底又发来二稿,嘱我写个序。这个时段我要完成一部人物传记稿约,加之每周去学院授课,主编学报以及几本散文刊物,一直未能得闲,不知不觉中竟误了该书的出版周期,很不好意思。

《人文情缘》分三辑:《人文情思》、《读书感悟》、《为人作序》,计60篇,22万字左右。2012—2017年初,朱超群在网易博客系统认识了全国各地许多作家、书画家,写了许多与他们相识和熟悉过程的散记,这个集子便是朱超群2012年以来搜集的部分作品。至今他已主编了12部文集,出版了9部个人专著。可谓孜孜不倦,一心所得。

正如该著在内容简介中所写,在《书画文笔妙生花》中,他写了认识范长江的过程;《文人追梦文学营》介绍他加入上海作协后,第一次参加青浦文学营基地活动的情况;《新人百出的“百友文坛”》回忆在陈柏有组织“百友作家沙龙”的活动情况等。书中还写了他与上海数位著名作家忻才良、沈裕慎、劳有林、谢其规、周忠麟等交往过程,记述了与中国作协中较有影响的一些作家认识过程,李伦新、叶辛、王宗仁、吴欢章、田永昌、杨丽,张斤夫,刘希涛等。入集文稿均按时间顺序排列,排在后面的文稿比前面的精彩些、可读性也强些。大多单篇在《中国作家网》《中国网络文学联盟》《中国文学网》《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新民晚报》《文汇读书周报》等数十家杂志和报刊上刊登过。有些文稿还在一些书籍和期刊征文中获奖。

 

朱超群对文字的运用不拿捏不吝啬,《我和上海几位知名作家聚会》有一段写军伍出身的诗人田永昌先生谈起年轻时的曲折经历,说准备写一本书了。那时在部队,年轻气盛写文章,写后一定要署上自己的名字,这叫文责自负吧。那是在文革初期,有一次写了一篇发在中央大报上文章,编辑要求以集体创作的名义,他有看法。结果在报上署了个人的名字。没想到中央管文艺的姚文元知道了,批示说文艺单位有资产阶级思想的年轻文人抬头,此类人不能重用。差一点,他被打成反革命!后来,他还碰到了许多曲折的事,这让他在文革结束后,能够顺利过关。要不,他说自己可能要成为“四人帮”写作班子中的牺牲品了。”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任职《华东信息日报》上海记者站站长时,与当时在《文汇报》笔会副刊的田永昌相识。朱超群对田永昌这段往事描述得很坦率,读了之后一下子勾起我与田永昌交往的回忆,祖籍山东的汉子田永昌就是那样的率直个性,直来直去不绕弯子。

《悠悠出书情》是他在主编和出版个人专著时,写资深出版人张艾之的过程。他写得同样的直率:张艾子先生不仅自己写作品,让大家看到和欣赏他的许多优秀作品;而且,先生甘心为他人作嫁衣:为主流刊物和非主流刊物上发表大量作品的作者群,提供了书籍出版的途径。张先生长期以来,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据先生自己介绍:在我做图书出版的近20年里,由最初的三个月组一套书,发展后来两个月组一套,到现在20-30天即组一套书,成为全国同行中的领先者,得到了众多出版社和各地作者的认可。迄今为止,已为全国各地作家出版图书近1500种,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出版业早已落成金钱的奴隶的时下,这些淡淡而朴实的文字,却真实地反映了张艾之热爱出版事业,褒奖文学后进的情怀与胸襟。

正如朱超群给老作家沈裕慎《风荷忆情——沈裕慎散文作品选》散文集写的序言所云:散文是一种心境。心境,心态与意境。这对散文创作而言,则远远不够的。写散文需要有境界的心态。何为境界?诚实、质朴,绚烂归于平淡。但有人说,散文是一盏灯。优美的散文,是一盏有温度、有思想、能够照亮心灵的智慧之灯。读一篇好的散文,犹如灯下品茗,心态无需急躁,举止不必夸张,于平和安适之中,咀嚼、体会文章中知识的渊博、感情的真挚,语言的清丽。也如交一位好友,给你知识,给你温暖,让你得到友情和慰藉。一个专心的写作者,视野广阔,信手拈来,皆可入文。在写法上,不受所谓专业技巧之羁绊,行笔自由,藩篱不拘,随心所欲,性之所至。正是这些,造成了《风荷忆情》别具一格的作品集可亲、可爱、可读、可思。美好的文字,恰如一粒粒种子一样,饱满,圆润,闪耀着珠玑一样的光彩,蕴藏着蓬勃的生命力。

《风土人情入诗画》写了沈裕慎将一个情字作为丝线,贯穿在全书中,对江南的山水之情,对家乡的故土之情,对父母的亲子之情,对亲友的眷顾之情,盈溢在每篇文章的字里行间。他写道:“先生写的散文和随笔那种细腻、那种写实、那种逼真、那种引经据典和文字炉火纯青的笔锋和风格,造就了他是一个散文大家的必具条件。我看了他的作品,常常会惊喜、惊叹和不断欣赏。心想为什么他的散文写得如此精致、如此精美、如此完美呢?一般的作者,要想学到沈先生那样的文笔,一辈子的努力也不一定能够有这样功力的。当然,沈先生的作品写得好,这与他的经历丰富、阅历广泛和人品大气都分不开。”

真情使文章荡人心旌,真情使文章优美让人乐于阅读,真情使文章富有魅力让人爱不释手。情感的纽带把沈裕慎和环绕着的人情物情裹掖起来,把今时和往日连接起来,文字朴实情感再真纯。建造的文字之塔繁丽多姿,可以说是一种复调散文。我和沈裕慎也是在青岛笔会上相识的,觉得沈裕慎很有风度也很有文学涵养,写的散文淳朴隽永平易深邃,蕴含深刻的人生哲理。无论是叙事写景还是咏物忆旧,表现出观察事物认识世事的独特眼光和深刻思想,都是情的倾注和流泻,恰到好处一点也不过。

在《华夏妙笔青岛行》一文中,他深情地介绍了两位文学前辈,一位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作家、《华夏散文》杂志社副主编梁长峨,他写道 :散文在中国历史上是一座辉煌的山峰,散文也是情感的产物。文学是用一根针去挖一口井。每位作家必须慢慢地去挖,深入地挖,才能有所收获。要有坚忍不拔的精神,在寂寞中创作可能收获更大。梁先生举出许多生动的例子,其中说《红与黑》作品作家生前影响不大,许多优秀作品没有发表,死后40多年才被别人发现并给予发表。因此,司汤达的作品,是写给后人看的。文人写出好作品一定要甘于寂寞,不能人云亦云。即使不能现在发表作品,也一定要磨出好作品,将来也可能发表,也可能成名。

在介绍我国著名军旅作家王宗仁时,他是这样用笔的:先生现在是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安家北京,但先生的大部分优秀作品,都是写西藏这一地方。先生总想着高原,脑海中总浮现出那雪山冰湖蓝天的样子。有许多年轻时戎马高原的内地人像他一样,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留在了高原,总觉得青藏高原才是永远的故乡。这种神秘的力量有一部分其实就是来自过去年代的英雄主义和壮丽牺牲。先生感到这种精神在现在越来越少,越来越不被重视,于是他越来越依恋高原,越来越只要一有可能就扑向高原。先生曾120多次翻越唐古拉山,创造了一个文人、一个高级军官、一个著名作家的最高纪录。

这无疑给读者和写手带去了极大的精神享受和深深的思考。

朱超群的文字很直爽,但爽直并不等于对言语毫无顾忌。文学修养妙词佳句,是文章的面容和肌肤,真实是散文的筋骨,美只有在审美关系中才存在,它既离不开审美主体,又有赖于审美客体。情感是散文的灵魂,从古至今凡好文章都以情感人。一篇优美的散文,不仅应该表现出作家的真情实感,行文更应强调耐人欣赏的韵味,重视对美的追求。窃以为写作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写作更是受过教育的人所独有的情怀,写作是异常之寂寞而神圣的事近乎于宗教,写作的价值就是为了超越自己的过去

朱超群在文学创作之途无疑十分勤快,仅最近五六年,就采访了那么多上海的和外地的作家和书画家,非常令人折服,这需要毅力、勇气和包容的个性。当然,在阅读《人文情缘》过程中,直觉朱超群描绘人物过渡的笔墨花费较多,可以再精练些,行文的线条再清楚一些。对人与事的表达上,情节的描写只是反映一个过程,如何让读者阅读后达到接受教育、享受快乐,如何对运用的人物和事件产生思考和崇高感 如何把汉字的收放中推向极致,把句式提炼得更抒情更饱满,使人物的美学特征、语言生态表现得更立体更完整;标题也还可以进一步凝练,《我怎么学起画来》起个更点睛的《学画》两个字即可;《文人追梦文学营》不如写成《追梦文学营》,或更简单些直接写成《追梦》;《悠悠出书情》反映资深出版人张艾之的事迹,直接写成《一个人的出版社》更有个性也耐嚼;《因书法艺术而喝采》可以沿用文稿中的《坐在轮椅上的书法家》,再如《文友聚会,友谊久长》这类标题稍嫌直白,用《相约品嘉定》更切题,如是种种不一而足。

写作能否成为一个作家的信仰?信仰问题属于认识论的范畴,信仰解决的是对心灵的约束,信仰同样能解决渲染和张扬中的一些方向错误,信仰下的写作更能守住道德的底线。写作的人天资不高无妨,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有着非常好的人品质料,宅心仁厚自强不息,政经观察是人的所有行为中最富有尊严和道德的行为,是反思生存意义征服恐惧和无知的最高级手段,有了这样的品性写作的人就能成事事实上只要坐下来不停的写,即便写天上闪眨的星星,地上疯长的草木,其实都在写自己。正如明代汤显祖在南剧本《牡丹亭》中写下那句优雅的念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论语》中有一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写作离不开学习,读古今中外之名著,上知天文下读地理,人文、历史、哲学(包括各种流派)、美学、反美学、厚黑学、伦理学,宗教学、社会学、心理学、灵感学、训诂学、经济学……读书为了丰厚自己的学养,获得做人的底气,获得信仰的原料,而写作的信仰就是对思想的信仰。写作可以极大地拓展自己对世界的认知视野张扬人性,写作是对文明的生活方式以及正义的传播最美好的愿望,写作能帮助人选择过道德的生活,也是对灵魂的自我救赎。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把对道德生活的选择视为不可剥夺的尊严,为了这样的尊严甚至可以牺牲一切包括生命。我想,这是写作的人应具备的基本规范。

近读葛兆光的学术史随笔选《余音》,感慨颇多,写王国维的信息密度非常厚实,写作手段也有点另类,不过写沈曾植、陈寅恪、顾颉刚、吴宓等先贤,未读出多少新意,倒是把庞朴、金开诚、章培恒、朱维铮等现代学人写得入木三分,颇有个性。许是葛兆光曾受过他们的教导吧。

葛性也怪,葛优(导演、国家一级演员)、葛军(博士、国家工艺美术大师)、葛剑雄(博导、终身教授)就不谈了。文友葛均义(黑龙江省作协主席团成员、绥芬河文联主席、国家一级作家),上世纪90年初我去牡丹江市参加笔会,顺道拜访葛均义,睡在均义家中炕床,不久均义来无锡会我,和当地宣传部长住我学前街老屋,客厅里打一地铺过夜。他的一部《葛均义小说集》(学林出版社出版)让我作序,真性情是也。葛安荣乃金坛市文联主席(国家一级作家),30年前参加江苏省作协金坛召开的葛安荣长篇小说人物之美学特质研讨会,是夜,与安荣谈艺尽兴致凌晨,落单在他府上留了宿。前几年江苏省作协在锡举办新散文研讨,和他坐邻桌,还是大大咧咧睿智过人的老样子,去年一同参加南京党校中国作协培训,老友相见话题自然不少。山西人葛水平(山西作协主席团成员、长治作协主席、国家一级作家、鲁迅文学奖得主),前几年一起在浙江岱山领散文奖,她的一嗓子华阴老腔如天籁之音,10多位得奖者眼睛都被她吼得瞪圆了。曾共事并写过我书评的葛明(《江南晚报》社副总编、博士),平时总像个好好学生的样子,说话细声细气没有一点脾气,是报业集团中典型的中青年学人,为人好得一塌糊

葛姓者,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别。余自江南艺术学院挂单开课以来,得以静下来读几本书,自然念求学读时导师刘学照、王家范夏中义、黄丽镛等我国著名学者“余荫”,然《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结尾处有点偏题,多写了些似乎与序言无关的话,有关读书为人的许些感受或曰感叹,述之与朱超群共勉之。

幸甚至哉

 

本文作者为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江南影视艺术学院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