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超群的博客

认知社会、认知人生,交志同道合者朋友和来访的客人

 
 
 

日志

 
 
关于我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龙文学奖理事会秘书长,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小城故事》《曾经辉煌》《明天告诉妈妈》《一版广告的诞生》《同学梦》,散文集《小城塔影》《文笔精华-朱超群近年来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诗歌集《小城歌声》,传记文学《古镇画魂》等书10部,计200多万字。在全国网络上主编小说、散文和诗歌等文集12部,计23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盛世读荷风  

2017-07-27 20:46:40|  分类: 文友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世读荷风

——沈裕慎纪实散文集《荷风忆往》序

 

《荷风忆往》是上海老作家沈裕慎数十年中撰写的纪实散文,计有 40多万文字。前几年参加青岛全国散文笔会时与同是代表的他相识,之后相互便一直有文稿往来。几个月之前他寄来《荷风忆往》文集,嘱我写个序,我花了一些时间断断续续把全书通读过两遍,产生不少感想。沈裕慎系江苏省昆山市花桥人,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19694月从海军舟山部队复员到工厂,历任党委秘书、厂办主任、职大校长、工会领导、厂长等职;期间,参与创办了《中国仪电报》、《劳动信息报》,兼职《中国劳动报》记者,并被聘为香港新知出版社副总编辑。也许正是有了这些报社和出版社的兼职工作经历,让他接触了各行各业的各类人物,也获得了大量先进事件的素材,因此他才有了厚重广泛的涉猎,大气从容的叙事,鲜活质朴的语言,流畅明快的文笔以及浓烈的生活气息。正如高级记者忻才良所说:挚友沈裕慎是一位朴实随和保持本真的人,他的生活是节俭的,工作是勤奋的,平生喜好旅游,更喜欢在作文化苦旅之后,动笔写游记散文。

至今沈裕慎已著有《信仰的追求》、《紫气东来》、《一页知春》、《风荷记忆》、《风荷随笔》、《行旅印痕》、《游历影像》等多部散文随笔集。沈裕慎今年已是76岁的老人,仍孜孜不倦耕耘在字里行间,很是不易。写得大气而阳光的《荷风忆往》共分“随访情缘”、“星辰璀璨”、“风范长存”、“序及其他”、“名人传记”等5辑,计47篇,另收录了17篇评论他的文稿以及后记。美好藏在琐事中,正如沈裕慎在后记中所云“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岁月让我们改变,改变让我们怀念,逝去的将成为我们最深切的怀念。我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阅着我的旧文稿,回忆过去的事情,犹如看一场关于以往的电影,里面的人,有着不同表情,阳光庸散,风很轻,云很淡……往事并不如烟”。作文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非常美好的事。当然,美好有大美好与小美好之分。大美好很难一下子得到,但它是由无数个小美好点点滴滴组成的,小美好就藏在每日每时的琐事之中,如感恩宽容、孝敬长辈、锻炼身体、勤俭持家、敬业守信等。沈裕慎在该著中所涉人和事跨度长达40多年,作为历史的记录和见证,那些穿越时空的文字,那一段段能够不断唤起人们记忆的美好往事,可以了解那个时期上海人鲜活质朴的社会现实和理想情怀,也可辨析沈裕慎跋涉于文坛的足迹、闪烁着对历史的哲理思辨和深邃思考。被沈裕慎所涉及到的人和事,他们的出现是历史风云际会的结果。从他们成长到成熟的路径,不单是一幅色彩分明的乡土风情画,他们的风雨人生、世态人情以及家国情怀,更是沈裕慎写作人生的一个缩影,从他的这些散文中,我们能看到花木和大自然的颜色,能听到禽兽的啼叫和爱情的呢喃,能品尝到炊烟的味道,甚至能闻到生命的气息。尽管经受时间的侵蚀,不再那么清晰如昨,但曾经的岁月,都深深地镌刻在他人生的履历中,给沈裕慎留下慰藉,也留下了厚重的人生。

收入第一辑第一篇的报告文学,是原载于1976831日《解放日报》的那篇《来自珠峰的心电图》,他写了一位西藏籍登山女性潘多。据2005524日《新民晚报》报道:潘多是世界上第一个从北坡成功登上珠峰的女性。那一年她37岁,已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在珠峰之巅完成的心电图遥测是目前全人类仅有的一份,很多纪录至今无人能破。地球上最高的山峰珠穆朗玛峰,巍峨多姿,晶莹绚丽,挺拔山体,傲然直插蔚兰的天际,高高耸立在喜马拉雅山白雪皑皑的群峰之上。那金字塔状的顶峰,常年冒着风吹积雪形成的朵朵烟云。每当大风推着滚滚白云涌来的时候,珠峰仿佛是一叶扁舟,漂游出没于绵绵云海之中。一旦弥漫的风雪来临,它就似裹上白色的轻纱,犹如茫茫太空中飘来玉宇一所。那浅兰色的一道道原始冰川,像瀑布万丈悬崖“飞泻”而下,纵深的峡谷,曲曲弯弯,好像永远也无法走到它的尽头…… 沈裕慎在该文中有这样的描写:“1975527800,潘多和队友们,怀着必胜的信念,披着珠峰的晨雾,沐浴着绚丽的朝霞,向着顶峰最艰难的路程挺进!经过6个半小时的艰苦奋战,终于在北京时间14:30完成了从北坡再次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壮举。伟大祖国的五星红旗,再一次升起在高达8848.44米的地球之巅!潘多创造了历史,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从险要的北坡登顶珠峰的女性。‘我登顶后才发现,顶峰只有1米多宽,长10多米,像一条鱼的脊背。实现梦想,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潘多如是说”。潘多的先生同为登山队员,由于他的先生是无锡人的缘由,潘多退役后被安排在无锡市体委任副主任,因工作上的关系我曾采访过潘多,她是我国一位了不起的女性。来到无锡之后她为无锡的体育事业作出了很多贡献,通过她的联系,无锡还派出过不少援藏干部和教职及医务人员。

其实,人生是很累的,沈裕慎笔下的忻才良就是这样一名作家型资深报人。忻才良在文教领域辛苦了一辈子,他的许多篇章语言之讲究,笔锋之犀利,文字之老辣,透出其非一日之功的造诣;作为新闻人,视野之宽阔,情感之深厚,交往之坦荡,更令人叹击。忻才良原是上海第15中学语文老师,由基层报社通讯员做起,成为《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副总编、散文作家,沈裕慎在追忆忻才良《洒向人间都是情》的文稿,写得十分动情:“2015719日上午900许,我与妻子买好小菜回家,刚跨进门,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那头传来了杨浦区作家协会郑自华先生急促的声音:‘忻老师今天上午656过世了。’忻老师就是忻才良先生,不管是他当报社的通讯员,还是后来当报社的副总编辑,大家都叫他忻老师,因为他当过12年的中学老师,他自己很乐意接受这个称号,我们对他也习惯了这个称呼。凶讯太突然了,晴天霹雳,脑子一片空白。我端坐桌前,摊开忻老师的一本又一本著述,悲痛难抑,双眼模糊,往事如同火山爆发,从胸中喷涌而出,回忆起我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困难造就强者,逆境成就学子。忻才良老师出身贫寒,《新闻晨报》记者谢岚在一篇访问忻才良的文稿中这样写道:“忻才良说:‘我老爸是建筑公司的木匠,每月工资73元,养活全家7口人。当时家在虹口区,7个人住在一个9平方米的阁楼里。’这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是不可想象像的。但他勤奋好学,高中二年级就考上了上海师院中文系。忻才良说他满想考复旦的,但是家里穷,考复旦的话,老爸供养不起,读师范是国家出钱,不但吃饭、学费不化钱,每个月还能拿3块钱人民助学金。他的话平凡朴实,没有豪言壮志,正是他说的那样:‘当时其实不晓得高考会如何改变我的命运,只觉得是很有荣誉感,一下子很有自尊心。’”没有花费多少笔墨,忻才良的人格形象便跃然纸上。

唯累过,方得闲;唯苦过,方知甜。朱熹在《观书有感》中写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用来比喻知识不断更新和发展,唯有不断积累和学习,才能使自己永葆文笔的活力,就像水之源头。读书不是一时是一世的事,它可以化浊俗为清雅,化奢华为静泊,化促狭为宽阔,化腐朽为力量。读书不仅让人高雅,还可以按摩心灵。沈裕慎的人生,给人感受最深之处便是读书为文。他写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这部作品集中,他搜集了著名的公众人物如周有光、谢稚柳、李隆铭、李昌维、徐镜本、董之一等,更多的则是普通的平民百姓。散文所承担的往往是对自我世界的塑造,所写人物都是应是沈裕慎自己的人生写照,都有他自己的影子和烙印,更是他青灯黄卷,日以继夜的收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女作家竹林在给沈裕慎的一部作品集作序时这样写道 :“认识他已经很久了。记得我刚步人文坛不久,他就来采访过我,文章发表在19801215日的《解放日报》上,被誉为‘知青第一声呐喊’的长篇小说《生活的路》呐喊,为我鼓劲……他热情诚恳,又乐于助人,给我的印象很深。”高级记者、上海市杂文家协会理事、上海广播电视台驻香港记者站首席代表劳有林给他写的另一篇序言中说道:“他在以往的岁月,用自己独特的视角,努力透视了一个又一个事与物之后写就的,以致让我读起来,感到既沉重又澄明,既神伤又释怀,可见他说真话的勇气,及对人对事的深刻洞见,从而使我有机会再次审视那些不该遗忘的人与事,或者说岁月和历史。沈裕慎为人真诚,好交友,为此相识相交的学人和书友亦不少。我与他相识于上世纪60年代末,也就是他从部队复员后不久,相知甚深……他的这些散文,注重纪实的风格,诗意般的构思,叙事与抒情结合,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旷达悠远的意境,耐人品读。他写故乡的风土人情和父老乡亲的生活常态,清新质朴的文字中,充满了对大众生活的在意、理解、认同和尊重,表现出一种难得的故土情怀与怀乡情结,努力完成了生命的追忆和反思。” 竹林对他的这段描述,是对他读书做人、为人为文的最好写照。

梁实秋在《论散文》里说:“散文是没有一定的格式的,是最自由的,同时也是最不容易处置,因为一个人的人格思想,在散文里绝无隐饰的可能。”在这部散文集中,我要特别提一下沈裕慎写上海籍古今名人的两篇文稿,一篇是《散文大家归有光》,归有光是明朝中期最为杰出的文学家之一,钱谦益在《新刊震川先生文集序》对归有光的散文有“家龙门而户昌黎”的评介,博采唐宋诸家之长,继承了唐宋古文的传统,同时又在唐宋古文运动的基础上有所发展。他进一步扩大了散文的题材,把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引进了严肃的“载道”之古文中来,使之更密切地和生活联系起来。这样,文章写得情真意切,平易近人,给人以清新之感。他的一些叙述家庭琐事或亲旧的生死聚散的短文,写得朴素简洁、悱恻动人,“使览者恻然有隐”。嘉靖二十年,归有光携妻带女离开昆山,迁居嘉定县安亭江上。卜居安亭后,开始了他在嘉定漫长的讲学著述生涯。《震川文集》不少诗文在安亭写就。归有光是明代官员、散文家,著名古文家。归有光均崇尚唐宋古文,其散文风格朴实,感情真挚,是明代"唐宋派"代表作家,被称为“今之欧阳修”,后人称赞其散文为“明文第一”。与唐顺之、王慎中并称为“嘉靖三大家” ,又与胡友信齐名,世称“归、胡”。如《项脊轩志》等文无不为之深深感动。在当时一味摹古浮饰的散文园地中,就像一泓甘甜的泉水,沁人心脾,给人以美的享受,为散文的发展开辟了一片新的境界。由沈裕慎撰写的这篇历史人物特写,深入浅出,结构严谨,对读者解读明代归有光的经典散文很有启发,亦如梁实秋所云, 提起笔便把作者的整个性格纤毫毕现地表现出来。

另一篇写了7万多字的《心若菩提——董之一评传》,则是与朱超群(注:朱超群是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的合著。19474月,董之一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慈溪。自幼随父董天野习画。上世纪80年代初,董之一考入上海市教育学院艺术系,专业学习令他的技艺更趋成熟。毕业后他仍不满足于自己的成绩,又拜著名画家华三川学画人物,华三川的认真严谨,让董之一受益多多,成为当代著名慈善画家之一。他在中国画的艺海泛舟数十载,自成一派,曾任《新民晚报》美术部主任、中华钟馗画院院长、董之一钟馗慈善基金管委会主任。他在中国传统的钟馗画研究和创作上,脱颖而出,作品为海内外收藏名家钟爱。董先生每年创作钟馗画精品10余幅并将其义卖,所得悉数捐赠给慈善事业,至今已达800余万元,董之一还长期资助残疾人、孤老和贫困大学生,积了无数功德。作家周国平这样说过:“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 有价值的作品是要一直努力去争取的,不是吗?秀才人情半张纸,文人相敬一本书,这样的文章,往往要花费多少年的文字积累和心血才能完成,难为沈裕慎、朱超群了。朱超群仿佛与沈裕慎有缘分,他们成为忘年交。经过多年的交往,又合作开出友谊之花,写就一篇很长、很优秀的画家评传。

散文是在人间的写作,北京大学著名学者季羡林有这样的话:“在中国文学史上,散文大家的传世名篇无一不是惨淡经营的结果”;高雄大学著名诗人余光中讲散文是“最亲切,最平实,最透明的言谈。不像诗可以破空而来,绝尘而去。也不像小说可以戴上人物的假面具,事件的隐身衣。”正因如此,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散文作家须惨淡经营,句斟字酌,思前虑后,简练揣摩,不苟且,不浮躁,不随便,不矫情,不堆垛,不窒闷,不芜杂,才能达到形、情、理相得益彰的境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林非先生曾提出散文要有“真情实感”,强调“散文的灵魂是自由自在地抒发真情实感”。只有让生命感动的散文才能走得远。只有不同凡俗的人和事才能写出不同凡响的散文。写了一辈子散文的人,其实,有一两篇被读者记住到处流传,他基本上就是一个优秀的散文家,如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鲁迅的《三味书屋》。而要想获得这样一种与生俱来的功力,无不是得益于孜孜不倦的读书,无不是对人这个符号有着本质的认识。

我想这同样是沈裕慎积半世人生写作经验之谈。

 

丁一,江南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学报主编,高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散文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