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超群的博客

认知社会、认知人生,交志同道合者朋友和来访的客人

 
 
 

日志

 
 
关于我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龙文学奖理事会秘书长,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等。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小城故事》《曾经辉煌》《明天告诉妈妈》《一版广告的诞生》《同学梦》,散文集《小城塔影》《文笔精华-朱超群近年来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诗歌集《小城歌声》,传记文学《古镇画魂》等书10部,计200多万字。在全国网络上主编小说、散文和诗歌等文集12部,计230多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聚会,送行(连载一,共二集)  

2017-09-20 16:04:5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聚会,送行(连载一,共二集) -        朱超群 - 朱超群的博客

 前排左起朱超群、林胜正、李丰胜,后排左起刘青、刘庆华、黄巨交、韩建树及女儿

(原创)聚会,送行(连载一,共二集) -        朱超群 - 朱超群的博客

 左起金开来、林胜正、刘庆华


聚会,送行

作者:朱超群

 

在约定时间还尚早些时,我来到韩建树的正饮酒业公司。上楼时,遇到他手里拿着酒,正在朝上走。于是,我们一起上去。早到的有两人。一位是《西桥东亭》杂志的主编李丰胜,一位是赛格电子商场的总经理黄巨交。我带来了10本新书。5本是我的散文随笔集《人文情缘》,刚出版不久;5本是为朋友周劲草写序的纪实文学《田字草的故事》。周先生送了10本书,我分了一半拿过来。韩建树的公司楼上,是个接待室,二排相隔的长椅上都可以接待人。木料架做隔离墙,高高的,用无数个酒瓶装饰,很漂亮,很有特色。我送李丰胜和黄巨交每人一本《人文情缘》,这本书是我近年来散文随笔集的代表作品,写了最近5年来与文人交往的故事,应该有些份量。余下的书,放在接待室的书橱里,供来的朋友阅读。

韩建树刚出道时,就来花桥周边的镇上打拚,至今也有20多年了。他说自己出生在山东枣庄,人到中年,有自己的公司,和朋友合作投资了几家公司。虽然都是小打小闹,但已经活得有滋有味,也可划入成功人士的行列。在花桥买了房子,成家立业,并有一个3岁多的女儿。他事业为重,经历丰富,属于先创业、后成家的晚婚类型。他喜欢交际,身边常有许多朋友来往。两年前,他知道李丰胜在办一个刊物,因资金短缺,时编时停,艰辛运作,就出手联系朋友,发起并筹建《西桥东亭》文化促进会,集资办了几期刊物。筹备会时,邀请我出席。聊起促进会的成立和刊物的长期性操作时,我谈了些体会,引起与会者的震动。我的意思是,在坐有许多老板,如果能请大家一次性出资几十万,然后将这笔钱的十分之一拿来养刊,一年定期出几期。十分之九的钱,则必须投资在这么多老板中效益最好的一家,每年拿息,用于长期办刊之用。这样,一次性的集资,解决日常后顾之忧。如果利息有多余,放在本里,还能让本养大,那就更好。会费的事,不用收。那些写稿的文友,没有稿费,还收会费,时间长了,会失去兴趣的。而筹备组的决策者,说办这么一个刊物,资金不成问题。既取消了会费,也不一次性集资,说到时“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其实,对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来说,拿出几万、几十万,如果肯支持办一个刊物,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我们身边所遇见的大款不少,愿意如此慷慨的,还没有碰到。韩建树是发起人、组织者,自然成为促进会的常务会长。他觉得应该请德高望重的人担任会长,但会员中有,却位置暂时空缺着。其实,韩就是会长。这次会议上,他也决断不了,只能以后再说。因为在他之上,大老板很多,权威也有,他就随和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李主编和一批编委,他们风风火火地搞了几期《西桥东亭》,反响很好。促进会也搞了几次比较大的公益活动,倒是有声有色。《西桥东亭》刊物封面,是顾问汤珂请他们单位院长何家英写的,其身价听了要吓一跳。院长是中国美术协会副主席,一幅书法,在香港的拍卖会上,竟是数百上千万港币的价格。可想这刊物上四个字的题名和身价。《西桥东亭》上,也刊登我的几篇文章。公益活动,则我有空时参加,没有空时就不参加。应该说,一个民间组织,搞得这样,也就很不错了。

今天下午韩建树会长联系我晚上有空否?有空,问他有什么事?他说画家林胜正近日要回台湾休假,回大陆后,要到安徽去发展,有可能碰不到了。今天聚会,也是和他送别的意思。我答应参与。我到时,林胜正还没有来。韩会长到楼下等,我和李丰胜、黄巨交,则坐在楼上一张很长的酒会桌前聊天。

李丰胜,《西桥东亭》的主编,文化促进会的秘书长,我是先认识他,才参与文化促进会活动的,并认识这个促进会许多人的。当时,为了申请促进会的成立,筹备组共组织到近百位会员,好不热闹。他是位才子,大学本科生,对国学颇有研究。曾经在上海电视台工作过。后来,想自己发展,才到上海交界的昆山花桥,自己开了家公司。但创业难,难于上青天。他是位书生意气很重之人,经营公司多年,则有心无力。人到中年,有了两个女儿,仿佛还没有挖到第一桶金。因此,生活上比较清苦,也甭想理想办个刊物,又要长期自费出版之事。一张国字脸,身材宽伟,倒是挺神气的。可是留着一把胡子,仿佛周恩来长征时那样,不到生活安定下来,决不刮掉胡子似的。他确实是位美髯公,但看上去少年老成,有点老气横秋的样子。

黄巨交,一个经营有10万平方米场地的赛格电子市场老总,其中有商铺房产的股份,资产私有化了,他占有想当的比例。现在的赛格电子市场这一品牌,是租赁性质,每年都要付费的。他文质彬彬,有学问,又很随和。他说自己是做市场的,有一套科学管理方法和实践经验。上海交大,经常邀他为学生上课。他比李丰胜大,比我小,介于两者之间。我寻思,因为没有问过对方,仅凭分析,也许比我小几岁吧。他的女秘书在我们第一次召开促进会认识后,曾经力邀我多次与黄总见面,只因我那时一场大病初愈,又要协助领外孙女,所以几次失约。阴错阳差,有误会,更和他交流甚少。李丰胜主编的《西桥东亭》上,刊登过两次主编采访黄总的大作,我看了,对他稍有些了解。据说他对文学非常爱好,已经大笔赞助过这本刊物的出版。

我问李丰胜,《西桥东亭》文化促进会筹备至今,申请的事,结果怎样了?“很难的,还没有成功。”“是吧?”我想:一年多了,说难就难。申请时,说方方面面的人,都熟;办个协会,小事一桩。而现在,竟说难、难、难!仿佛有黄的意思。我无话可说。便问:

“新一期的《西桥东亭》什么时候出?我和几位作家想投稿。”

“可能不出了。”李丰胜回答。

“怎么回事?”

“微信上申请了公众号,有文章就放在那上面刊登。”

“是吗?但是电子版的,和纸质书,完全是两回事啊!”

“这个我知道。但是,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嗯。”

聊天到这里,我暗想:文化促进会的事,申请难;纸质刊物的事,也可能取消。天哪!一年前的高兴劲,已经狸猫换太子。虽然人脉还在,但眉目全非……我们热衷的是纸质刊物,可现在变成电子版,微信上公众号不要太多,几家出版社要我参与,因为控制在纸质刊物上发表自由,我都拒绝参加。而在网络上发表作品,我有网易、新浪、百度、美篇等五六个博客和公众号平台,随便什么文章,想发就发,更不需要受人家同意或不同意的权益限制啊。

呵呵,在我第一次接受李丰胜邀请的筹备会上,就提出不要重踏我的覆辙。我的“中国龙文学奖”征文、评比和主编,因为只有一套空班子,资金无法长期落实,办一次,落实一次,困难重重;办了三次,第四次信心没有那么足了。何时再办,只能等待时机……没想到,《西桥东亭》不过是一个没有刊号的杂志,又不像我主办的那种申请中国新闻出版总署CIP核准号的正规文集,那样难度更大些。要是我对电子版有兴趣,一分钱也不用化,一年搞几次都没有问题。而《西桥东亭》啊,有这么多人支持过,其中有几十位是企业家或有钱的老板,一阵轰轰烈烈的开端,又这么好,竟然也在走我已经走过的老路。传统纸质版,竟然苦不堪言,正在悄悄地牺牲、黯然倒下。可以说,我的提醒,是前车之鉴。但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绝不应该啊。我有点叹息。唉,提醒,值几钿?能起到什么作用?

长桌上放着酒、菜、点心和水果。黄总喝啤酒,自己倒了一杯。他问我吃什么酒?我回答开车来的,吃杯茶,不喝酒。他劝我一定要喝杯酒,那样聊起来才有劲,并说他有驾驶员,到时可心帮助代驾。李丰胜劝,韩建树来了,也劝我喝酒。啊哟,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心想,啤酒喝多了,小便多。便说喜欢喝红酒,自己倒上一杯。

连载一,共二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